家庭照顧者心聲

日照生活篇:真情相伴的老老照顧
15Nov 94

日照生活篇:真情相伴的老老照顧

 
 
 
 
90多歲的通德爺爺來到日照中心陪伴、照顧奶奶有好些年了。
 
從基金會承辦的五甲多元照顧中心,轉至長青日間照顧中心,不同的日照環境和照顧人員,爺爺說兩邊都很好,謝謝工作人員辛苦陪伴他一路照顧奶奶,從最早的送餐服務,到後來的兩間日間照顧中心,加上居家服務的搭配。這兩、三年、失智的奶奶因為跌倒後體力衰弱,加上眼睛看不見,情緒時常不穩,常常吃女性照服員的醋,以為照顧她的人是小三。對於照顧奶奶卻時常被她誤會的工作人員,爺爺說他特別感到不好意思。
 
爺爺年輕時在國內知名企業工作,和奶奶只有生一個女兒,因為工作一直忙碌,家務和教養全都交由奶奶打理,過程中奶奶和女兒曾隨著他到美國工作並且一度考慮定居在那,只是奶奶和女兒後來還是表達想回台灣。
 
回台灣幾年之後,奶奶身體開始走下坡,爺爺說他人生比較重要的決定是在退休前一年毅然決定提早離開職場,而當時的他心想,奶奶和他結婚之後,他一直投入工作,完全沒有陪伴,趁奶奶身體還可以時,要多陪陪她。
 
「80歲那年,我記得當時心想,啊~差不多可以交待後事,準備離開這個世界了。回頭看,現在都過90了啊。沒想到,照顧奶奶的日子過得這麼長卻又那麼地快。」
 
「多活的這十幾年,生活重心就是照顧奶奶,女兒出嫁之後住新竹,因為還有公婆要照顧,我倆可以不麻煩他們夫妻就儘量不麻煩。尤其是,有一次奶奶跌倒,我一個人照顧不來,需要人幫忙,女兒把我和奶奶接到新竹,女婿很體貼,影響到他們家庭生活,我們真的不好意思。」
 
「奶奶並非這十年都不好照顧,前面五年,我們基本上還是可以互動,直到她因為失智,精神和對話能力有了明顯改變,有時說出一些完全沒有發生過的事,我很驚訝,也覺得受傷,看她稍微清醒時,我會問她,為什麼明明沒有發生過的事,怎麼說得好像真的有?那時候的她,還會看著我然後幽幽地說,不記得她對我說過那樣的話啊。那個階段的奶奶,雖然生活上需要照顧她,日子裏覺得還是有可以說話的對象。」
 
「這兩年,奶奶狀況變得愈來愈糟,尤其跌倒之後,加上眼睛看不見,特別沒有安全感。」
 
「最近,我常常在想,我的身體之所以會這麼好,應該就是上帝派我來,為了可以好好照顧她吧。」
 
等待交通車的時候,坐在輪椅上的奶奶一直喊著爺爺的小名問:怎麼還不能一起回家?
 
爺爺一邊安撫她,一邊難得打開話匣子,說著心底話。
 
另位照服員上前安撫奶奶情緒,和她說話,逗她開心。
 
奶奶雖然失智,眼睛看不見,有時和我們的對話還是很清楚呢。像是照服員逗奶奶說,等等拿餅乾回來,奶奶必須叫出她的小名「蘋果」(台語),才要把餅乾拿給她吃,照服員離開拿餅乾時,奶奶居然很·認·真·地·覆·誦著照服員的小名,發現身旁有人靠過去(想拍她認真記名字的可愛模樣),還問工作人員她記得的名字「甘對」?
 
問爺爺有沒有想過讓奶奶住到機構,可以自己輕鬆一點?
 
爺爺說,他從來沒有想過要把奶奶送到機構,想的反而是希望自己的身體可以一直維持,好好繼續兩人的生活。
 
「本來在五甲住的房子是老家透天,奶奶跌倒後,女兒覺得住那裏不方便,要我們搬到現在的電梯大樓。我們現在住的地方本來是女兒買給孫子住,現在孫子把房子讓給我們,兩個孫一塊住在我們附近。」
 
「我們一周有三天一起到日間照顧中心,參加一些活動,奶奶也有人陪。另外兩天有居家服務,我雖然背愈來愈駝,拿著助行器,家事做得比較慢,特別是曬衣服,人要往上仰,很吃力。但慢慢做,還是可以完成。」
 
「比較不好意思是,奶奶晚上常常不好好睡,會吵會叫,所以早上起來,我時常沒有精神,動作緩慢時,交通車司機和整車的人常常需要等我們,十分不好意思。」
 
「比較沒有人說話的這兩年,我依靠聖經獲得了內心的支持。感謝你們工作人員,因為奶奶會一直頻繁地吵你們,也會說些莫須有的事,但她生病了,不是故意的。現在,她雖然依舊一直罵我,但我已經不會像剛開始那樣,因為覺得被冤枉而感到受傷。」
 
「往後的歲月,我總想著怎麼儘量不造成女兒負擔才好。希望上帝保佑,讓我的身體可以倆個人一起,照顧奶奶到最後一刻,也麻煩你們工作人員繼續陪伴我們。」
 
說完話,爺爺起身,一邊握奶奶的手,一邊溫柔地回應她:「交通車要來了,我們一起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