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輩生命故事

入住社會住宅 感謝爬梯車服務
15Nov 105

入住社會住宅 感謝爬梯車服務

 
 
 
 
高雄市首例長者換居簽約入住社會住宅。
 
周六上午,老老照顧的夫妻,在上下樓爬梯機服務工作人員及兒子好友的協助之下,揮別四樓公寓老家,入住鳳山電梯大樓的社會住宅。
 
最後一次使用爬梯機的家庭照顧者黃大哥,多次向工作人員道謝,他說基金會寄來可以申請社會住宅的一紙公文,改變也幫助了他們一家人未來的生活。
 
因為看過很多八、九十歲老老照顧的身影,看到即將七十的黃大哥第一眼時,覺得他比想像年輕,坐在輪椅上已無法言語及生活自理的黃太太,也因為一臉清秀娃娃臉,看不出年事已高。
 
黃大哥在太太生病之前,兩人皆從事清潔打掃工作,39歲結婚的他,兩人育有一名獨子,兒子今年約莫30,成為全職照顧者之後,大哥說,幸好還有一個兒子,不然現在全職照顧太太的他們夫妻倆,會完全不知該怎麼辦。
 
回想太太生病的過程,大哥說最初是她在從事打掃工作時不時會跌倒,太太會有幾次打電話跟他求救,由他趕往並協助完成太太未完成工作。
 
後來,太太騎機車也會跌倒受傷。起初,太太不聽他建議,私自把機車藏起來,工作時再自己騎出去,大哥因為不放心,跟著她後面騎過幾次,發現她在號誌及車道的遵循都明顯不對勁或出錯,有一次目睹她和人擦撞跌倒,慶幸他當天有尾隨在後。還有一天,太太完全忘記自己把機車藏在哪,慌張找他求救,點點滴滴的事加起來,他才警覺到不對勁,帶她就診。
 
知道有腦萎縮和退化這種殘酷的疾病之後,大哥說他很謝謝政府有長照服務。
 
1966是他去年陪太太住院時看到海報、待太太出院時他立刻就打出的第一通求助電話。
 
大哥説,他遇到的照專很好,立刻幫她連結A個管,A個管也很好,予以他和太太很多協助,其中最有感的就是爬梯機服務。
 
去年八月到今年五月,大哥說,太太還能行走,還能坐交通車去附近的臨海日間照顧中心,只是病情惡化的速度實在太快,行走能力愈來愈退化,陪她上下樓梯,半個多到一個小時是常常的事,那段時間真的感受到什麼是「舉步艱難」。
 
無法行走、改坐輪椅之後,幸好有爬梯服務,解決他根本無法單獨負荷太太上下樓的照顧壓力。
 
記得,有次太太因為高燒赴鳳山醫院急診,回家時狀況臨時加上是周末,原本他和兒子想說兩人應該可以把太太揹上樓,結果招計程車回家之後發現根本無法。硬著頭皮打電話給警察局,後來是加上兩個警察,四個人加上使用床單才笨拙地讓太太回到四樓的家。
 
新冠病毒疫情緊張時,他和太太確診,一個住802,一個住長庚,出院時兒子沒有交通工具,朋友臨時無法幫忙,只好叫救護車加私人爬梯服務,光是一趟就二千多元,對於有經濟壓力但又必須解決上下樓問題的家庭,實在處境辛苦。
 
太太狀況惡化後無法到日間照顧中心,除使用居家服務,上下樓爬梯服務主要是因應每三個月西醫回診及每個月中醫回診。大哥說,一個月四趟,聽起來好像還好,但每次到醫院,除了事先預約爬梯車服務,還要確認復康巴士時間,並儘可能將就診時間控制在兩小時內,因為超過兩個小時,復康巴士要加自費,重點還會影響爬梯機工作人員後面的行程。
 
看到基金會寄來換居社會住宅的公文消息,黃大哥說,當時抱著一試的心情,想說如果換居成功,不只照顧太太上下樓的問題可以解決,自己年紀大了,每每出門上下要爬四層樓,確實開始感到力不從心。 
 
沒想到,從申請到通過,兩個多月的時間,真的很感謝。
 
跟著爬梯車司機來到大哥舊家門口,自我介紹還沒說完,只說是基金會想做紀錄,大哥就開口不停地表達各種感謝。
 
謝謝你們的爬梯機服務,請告訴司機大哥,謝謝。
 
謝謝你們告知可以申請換居社會住宅的消息。
 
還有A個管,搬到新住處之後,會換新A個管。
 
還有最開始的那位照管專員。
 
大家人都很好,都用不同的方式做好自己工作。
 
移動到鳳山新居的社會住宅,人才坐定不久,簡單說完自己和太太的故事,很快地居服員按門鈴來到新的住處準備太太的照顧服務。
 
居服員入門之後,先協助讓太太躺在全新床鋪上,而第一個要找的東西就是尿布和濕紙巾。
 
新的住處,環境舒適,一包包封箱等著大哥慢慢整理。
 
沒有打擾大哥太多時間,因為大哥幾乎沒時間停下來。
 
照顧的生活仍要繼續,離開之前,依舊是滿滿的感謝。
 
關上大門之前,大哥說:「請幫忙轉達給他們,雖然除了謝謝,還是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