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照顧

阿公的溫暖笑容
22Jul 190

阿公的溫暖笑容

 
 
 
 
長輩的退化有時瞬間,有時一天一天漸漸地。
 
阿公的退化剛好是漸漸地。
 
從會和我們說話、喜歡代間活動看著幼兒園的孩子們笑,到漸漸無法溝通,不喜進食,漸漸睡的時候比醒的時候多一些,後來,阿公不坐交通車,改由兒子每天開車接送。
 
六月初,阿公離開世界那一天。
 
那天,阿公吃晚餐時還很正常。
 
吃睡之間,他眼睛多半閉著,偶爾會開一下。
 
那天,阿公眼睛張開時,還和媳婦互相對望,一如往常。
 
晚上,阿公上廁所,也是如常,由兒子和媳婦兩人一起,推輪椅,然後一人一邊攙扶阿公起身如廁。
 
走到廁所前,阿公還聲音細細說了些話。
 
只是扶他起身之後,細碎走了幾步,兒子發現,阿公怎麼好像沒反應,怪怪?
 
把阿公扶回輪椅,夫妻倆定睛看著眼睛完全閉上、沒有任何反應的阿公,覺得不太對,趕緊叫救護車,將他送院。
 
不確定是送院前或送院後,可以肯定,阿公沒有做任何急救,很安詳、自然地離開他的家人。
 
阿公在生前最後一刻由兒子和媳婦一起陪伴著的情景,我們是在媳婦到五甲多元照顧中心退託時聽她說。
 
聽的時候,心裏很安靜,很平安,就像阿公平常予以我們的溫暖笑容一般。
 
阿公離開世界已經一小段時間了。但媳婦說,他先生因為想念阿公,每天還是按固定時間開車子到五甲多元,把車子停在平常讓阿公下車的地方,一如往常他會停車看著直到阿公讓照服員接送上樓。
 
阿公雖然不在,看著五甲社福館,媳婦說,先生覺得彷彿父親還在。
 
謝謝阿公的溫暖笑容。
 
幼兒園小朋友們也愛。
 
不只我們愛。
 
(照片是疫情前代間共學的「小小按摩師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