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構照顧

捨不得這裏的阿公、阿嬤
28Feb 198

捨不得這裏的阿公、阿嬤

2/25周五的燕巢仁家養護區有著依依不捨的離情。
 
一位工作人員準備輪調其他單位,加上越南籍看護移工阿鸞準備提早結束工作契約,趕回家鄕。維持正常節奏之餘,有短暫的午餐敍,加碼好吃臭豆腐和飲料,加上各種的互相擁抱和合影留念。
 
42歲的阿鸞,笑起來腼腆,不太多話的她,追著她最後一天工作日的空檔,詢問她的心情,才終於有點點害羞地說了些她離台前的心情,和對台灣的不捨與未來會想念。
 
來台灣四年多了,除了很短暫的廠工經驗,阿鸞一直都待在仁愛之家養護區照顧阿公、阿嬤,休假的時光也多半和姐妹們待在宿舍,最喜歡是到燕巢附近的大社或是楠梓採買一些家鄕味和可以寄給家人或自己用的衣物或日用品。
 
餵阿嬤吃粥並和阿嬤互動的鶩,等阿嬤吃了約莫半碗的量,速度慢了下來,才微笑地說:「已經習慣而且喜歡在這裏照顧阿公、阿嬤,台灣的人很親切,阿公和阿嬤人也都很好,尤其我們常常做一些些,他們會一直謝謝,對我們很好,很像自己家鄕的阿公、阿嬤。」
 
沈默了一陣子的阿鸞接著收起微笑面露些微忐忑的表情説:「可是爸爸在家鄕生病了。他的胃有很不好的東西,已經很嚴重,因為時間也不多了,我必須趕快回家看他。我的工作契約本來再一個多月就到期,但是我沒有辦法等,怕來不及。」
 
「有些阿公、阿嬤知道我要走。她們會捨不得我,也會擔心。像有一個阿嬤一直都是我餵飯。昨天她說,妳走了,我以後吃飯怎麼辦?會想妳。還有照陽阿公,他塞給我一個紅包,說回家記得買一些好吃的東西回去。看到紅包,我啊~完全不知道怎麼辦,一直跟他說不能拿,他就說住這裡花不到什麼錢,基金會什麼都有照顧,我就笑笑說基金會也有照顧我,除了工作有薪水,回家鄕也有紅包,我這樣夠用。照陽阿公這樣,我感動。」
 
「其實我好希望繼續待在這裏。我的孩子都長大了,一個22歲,一個16歲,我20歲生第一個,現在家鄕疫情很嚴重,河內省那邊⋯可是沒辦法,一定要回去。我回去後,什麼時候會再回來不知道。應該也不會回來了,因為家人可能也不會希望我再出國了。」
 
「前年圍爐我們有跳舞給阿公、阿嬤看。記得我們最後用人形排越南地圖?去年底,我們認真練了另一首歌,最後結束也是大家排出越南地圖喔。可惜因為疫情,圍爐取消了。那支舞,我們練了好久。好可惜,很想跳給阿公、阿嬤看。」
 
「因為捨不得,我有加阿嬤的line,想說回家鄕可以連絡,也可以繼續和她們學台語。」
 
餵完飯,整理細瑣,氏鸞推長輩進房裏之後,一間間走動著,隨時注意需要協助的長輩。
 
幫長輩把拖鞋放櫃子裏。
 
把冬被整個打開,重新折好。
 
安撫尿布濕了的長輩趕緊換。
 
話不多的阿鸞安靜移動著卻始終帶著微笑。
 
祝福回鄕和家人團聚,一切順心如意,也謝謝在台灣所有用心為長輩付出的看護移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