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照顧

高塔的灰王子
29Aug 40

高塔的灰王子

 
2017年,我剛任居督不久,主管希望我們按期關注並且訪視「暫停服務」個案的後續狀況,
 
未拜訪黃大哥之前,從資料上僅知道他原是一位身障者,因中風致使左側偏癱,身體的狀況雪上加霜。黃大哥的主要照顧者是媽媽。看地址,兩人居住在透天的四樓。
 
拜訪前,我腦海不時浮現一位「高塔上的灰王子」的形象。心想,對一個幾乎沒有機會外出的人來講,生活和心情應該有一定程度的灰暗吧。
 
我記得第一次拜訪大哥,看到他時,他的臉色充滿負面能量。
 
話說不到五分鐘,他突然大吼大叫,指責我們服務不到位。我當時剛進基金會沒有很久,對於他的指責可以說毫無頭緒,但決定當場想辦法和他溝通。
 
原來,他指責我們的服務員不夠關心他。譬如陪同外出,服務時間一到,便說必須要回家了。還有一次過年,他向服務員表達想換新的內褲,沒想到服務員力勸舊的還可以繼續穿,完全無法體會他想換新汰舊的想法。
 
面對大哥憤怒的情緒,我當下沒有多做解釋,只建議並且允諾他找另位居服員試試。適巧,基金會來了一位男性居服員。我靈機一動,致電給大哥問他願不願意試看看男性居服員,也許男生幫他服務,說話也比較搭得上?
 
我將大哥的個案派給新來的居服員之後,居服員沒有多反應什麼,以為大哥的照護狀況應該是順利解決了。沒想到,半年多之後的某一天,這位男性居服員有一次衝回來跟我說,他不要再接這位大哥的服務了。細問之後,才知大哥的情緒時常不穩定,這一秒飆罵,下一秒又好像沒事,會讓人摸不到頭緖。直到這次,用水瓶丟他,他受不了。聽到這樣的狀況,我決定安排訪視,之後再看怎麼處理。
 
訪視的過程,很巧地得知衛生局的照管督導也要去訪視,我們一起討論之後,認為大哥情緒之所以負面,可能和他長期待在家中、無法外出有關。
 
我們為大哥開過一次專門的個案研討,集合了「照管督導」、「A點個管師」以及「復能師」和「居護所護理師」,大家就個自的專業互相交換意見,研商修改「照顧計劃」的可能性以及空間。
 
適巧基金會又來了一位新的男性居服員和大哥年齡相仿。和新來的居服員溝通之後,於是開始新一輪的服務階段。
 
往後的狀況漸漸轉好了啊。
 
居服員和大哥年紀相仿確實起到比較可以和大哥做心靈上的溝通,而想辦法安排大哥外出,也讓他的心情逐漸平穩,並願意持續前往小港附近的愛之船據點活動。
 
知道大哥之前一直有想把他的機車改裝成電動車之後,我們主動幫他媒合了一台電動機車。
 
那天居服員將物理治療師陪大哥騎電動摩托車外出的照片傳來,我記得那天氣候微微濕冷,但照片中大哥的笑容卻透著陽光般的溫暖啊。
 
往後的照片看起來都動人。
 
像是居服員會固定早起,陪他到住屋附近的小港公園逛逛,順便一起吃早餐。
 
樹木花朵漸漸成了黃大哥日常生活的風景。有一次看到了松鼠,大哥興緻高昂地要求主動拍照。
 
有時,天氣太熱,居服員陪著大哥坐電梯到捷運站地下室,讓他起身延著扶梯、緩緩步行,鍛練腿力。
 
愛之船據點的撞球漸漸成為大哥的喜好之一。
 
大哥的心房打開,和居服員成為彼此談心的朋友。
 
回頭看,新的居服員服務大哥之後,大哥不只情緒大幅變好,也沒再出現任何負面情緒或飆罵誰了。
 
走心之後,知道原來大哥中風之前是個社交活躍的人啊,賣過香腸,也開過PUB。
 
復能的狀態改善,漸漸地可以再到更遠一點的地方。
 
現在除了居服的陪伴,黃大哥自己也找到陪伴他的志工。每周固定帶他到附近的夢時代一日或半日遊。
 
隨著身體以及情緒狀況的恢復,原來住家一樓供宮廟使用的廚房以及打牌的地方,媽媽將之做空間改善,讓大哥有簡單的生活起居,也更方便他外出。
 
54年次的大哥,歷經和居服員的磨合階段,加上各種專業的介入以及努力,逐漸找到了自己的生活模式和節奏。
 
照顧大哥的媽媽過去一直辛苦。當黃大哥漸漸找到自己的生活動力之後,媽媽笑笑地説:現在可以讓大哥自己來的事,就交給他自理。
 
儘管如此,她一直是大哥的小天使,默默地在兒子身邊,彼此陪伴相依。
 
 
(本文依基金會居督李宜珊口述完成撰稿             感謝黃大哥同意分享他和居服員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