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照運動會

他不重,他是我爸爸
13Jun 561

他不重,他是我爸爸

在熱鬧的賽事之中很容易注意到俊傑大哥和他的父親,說他們又高又帥一點也不為過。不過,讓他們真正亮眼的,卻是大哥一路陪伴並照顧父親,兩人臉上不時出現的笑容和互動的默契感…
 
 
首屆射箭家庭組競賽冠軍
 
活躍樂齡日照運動第二年推出新的賽項「射箭」。長輩們初看到射箭時,覺得十分新鮮,但都不太相信自己可以英姿喚發地射出箭,更別說中靶心。神奇是,練習時,只要鼓勵長輩們拉起弓,射箭的站姿動作就定位之後,即會發現他們眼神瞬間出現的變化。幾次練習下來,自信心有了,英挺和精神翼翼的氣勢會漸漸產生。長輩們一起練習射箭,還會產生彼此帶動的效果,讓原本自信心不是那麼夠的長輩,也願意站到靶心前試試。幾屆的射箭比賽辦下來,發現很多長輩都愛上射箭呢。為了讓家屬感受長輩們射箭時散發的特有魅力,今年將之擴大成為日照運動會有史以來第一次的家庭組比賽。
 
熱鬧的賽事之中,很容易注意到俊傑大哥和他的父親,說他們又高又帥一點也不為過。不過,讓他們顯得亮眼的,卻是大哥一路陪在父親身邊,兩人臉上不時出現的笑容和互動的默契感。父親和他得到射箭家庭組比賽冠軍的那一刻,在長年照顧父親的年歲裏,增添的不只是一份美好回憶,還有父子兩人一起奪牌的閃耀榮光。
 
得獎感言
 
運動會過後二個多月的一個午後,來到俊傑大哥父親平日所在的燕巢多元照顧中心,請大哥回憶和父親一起參加運動會賽事的場景和心情。問起俊傑大哥今年參加賽事的心情如何?他露出陽光般的笑容,笑說:「喔,我很訝異地發現自己有自嘆不如老爸的感覺啊」。有點訝異的我問:「怎麼會呢?」「就以為比賽簡單啊,隨便射都會中。但我後來發現,原來爸爸他們常常在練習。日照中心的長輩,包括我爸爸,都是認真有在練習的。我們這種臨時抱佛腳的,沒有拖累爸爸,還可以一起拿到獎盃算是幸運的了。應該說,是老爸厲害。我平常有運動,所以也還可以。所以加起來才能冠軍。開玩笑,羊咩咩(社工暱稱)有在要求。長輩們也很在意比賽成績啊。」
 
 
他不重,他是我爸爸
 
既然聊起,又常看到俊傑大哥及嫂嫂和羊咩咩如家人般的互動,自然好奇這對高又帥的父子檔和燕巢日照的機緣。大哥一點也不吝分享,才知道父子笑容的背後,有著一段長年陪伴父親的照顧史。
 
大哥的父親年輕時先任職於台糖,而後成為穿梭鄉村之間的藥商小業務,之後因緣轉做道士。工作面的爸爸接觸不多。但家庭之中的他,一直是位安靜的慈父。俊傑大哥國中即離家,自己半工半讀。工作之初,最早任職於中國機械,後來轉至地方的鋼鐵公司從事協助建廠的工作。
 
開始照顧父親是十多年前一次跌倒不良於行之後。那時,大哥久病的母親剛因病離世。只是沒想到母親才剛走,父親一次跌倒後變成半癱,無法生活自理。大哥說,記得他自己一個大男人,白天要上班,由太太協助照顧,晚上接手太太的工作,要照顧他,那段時間真的辛苦。尤其,半夜挨著他床邊低點的地方睡,有時他一滾,直接往我身上壓。還有過抱他就醫或背他廁所時,自己體力沒了,腳一軟,兩個人就直接趴下去了。
 
俊傑大哥和我們分享,他事後才意識到,其實父親十幾年前跌倒那次,就開始有失智的狀況,只是因為當時沒有住在一起,加上欠缺對失智的認識。把父親接到身邊同住之後,貼身照顧日漸失智的老爸,最辛苦是睡眠品質長期處於很不佳的狀態。太太看他體力和精神都負荷不了,兩人一度商量,決定把他送到安養機構。走了幾個人家說不錯的安養機構,有一次甚至約都已經簽了。可是隨著時間愈來愈近,終究還是放不下爸爸。女兒看他覺得不捨,提議讓阿公白天到「日間照顧中心」。上網搜尋之後,親訪之後,喜歡上燕巢多元照顧中心的環境,就這樣建立對父親的照顧模式。算算也三年多了。三年多以來,每天接送父親,加上太太放假時也常陪同。和日照中心社工羊咩咩的情感,已經形同一家人。
三人世界:感謝另一半的支持與無時無刻的心靈陪伴
 
日照中心的活動多元,充滿彈性,基本上十分人性化。因為有著想好好照顧父親的心情,所以做出了提早退休的決定。參與父親在日照的許多活動,不只運動會,還有圍爐,以及不時的社區出遊。運動會凝聚大家的情感,也給了我們很棒的回憶。  (3.照片:俊傑大哥陪伴父親參加運動會)
 
回顧照顧失智的父親已經十二年之久。從起初的申請外勞照顧,到決定提早退休,凡事親力親為,照顧的過程,雖然不輕鬆,還幾度變得憂鬱。欣慰是過程中,另一半一直默默支持。子女漸漸長大之後,有自己的婚姻和人生,也一直給予我們兩老許多心理上的支持。
 
 
說到這,受訪過程一路默默在旁陪半的大嫂,跟著坐到我們兩人的身邊。還在工作的她,氣質典雅,和大哥一起穿著鵝黃色上衣的她,話不多,多半默默地微笑看著我們。俊傑大哥說,太太雖然還有工作,不過工作之餘,時常會陪伴一起照顧父親。很慶幸自己忙碌工作的那段時間,有讓太太帶著當時狀況還不錯的父親一起出國。兩人走了幾趟東南亞。現在孩子大了,離鄉背井,加上父親的狀況已不宜出遠門,他們現在的生活很自然地形成「三人世界」。平日有空,除了看看孫子,就是陪同到日間照顧中心接父親回家。假日,三人到自己一手打造的小果園裏,農作或放空休息。日子不能說十分愜意,卻也逐漸找到陪伴爸爸的生活模式以及滋味。